超级快三精准计划|51计划网全天计划|快3全天计划大全-迪庆唾娜电子有限公司

最忧心的事发生了:人们死活不肯负债了

▣作者:钟灏

有一个叫做“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”的权威机构,发布了关于今年上半年整个中国的杠杆率的报告。

这份报告中的数据显示:

全国整体的杠杆率果然有大幅度增长;

而居民和民营企业也果然死活不肯加杠杆了。

1

我们先科普一下啥是杠杆。

杠杆就是债务,加杠杆就是增加债务。准确地说,是债务占GDP的比例增加,叫杠杆率增加。

杠杆率升高的最直接意义就是:

大家借的债更多了,却没有创造出同比例的实际财富(GDP)。这通常表明,经济下行,很多投资都是无效的,或者暂时还没有发挥出效益来。

只看总体杠杆率还不够,还得看它的结构。

整个社会中的经济行为主体,分为三个部门:居民(自然人)、企业、政府。

这三个部门的行为模式和各自的动机是有所不同的,因而也会有不同的加杠杆动作。

人们买房需要借钱,企业建厂需要借钱,政府修路建桥需要借钱,正是这些债务构成了发行货币的主体——我们手中大部分钱都是别人的债务。

从这三个部门各自的杠杆率,可以看出内在的结构性问题。

今年上半年,结构性问题就很大。

从总量上看,上半年全国的宏观杠杆率大幅升高:从去年底的263.8%升到了273.1%,升高9.3个百分点。

但是分部门来看呢,加杠杆最猛的是政府,居民和企业都是按兵不动,战战兢兢。

2

政府部门杠杆率上半年共上升了2.7个百分点,从去年底的46.8%升至49.5%,对上半年整体杠杆率的升幅贡献是29%。

看起来还不算多是吧,区区2.7个百分点而已。但是这背后,是有很多账算到地方融资平台和各种国企头上了。

所以上半年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升幅很大:

企业(非金融类企业)部门,一共上升6.5个百分点至,上半年整体杠杆率的升幅贡献是70%。

但这是基于两个原因:

1、主要是国企、基建企业在加杠杆,加大融资,而民营企业几乎没有增长。

国企债务及融资平台债务,飞艇计划全天在线6码在企业部门债务中占主要部分。

在全部投资中,下行最为严重的是民营企业,国有企业却是逆势增长。

从固定资产投资中可以窥见一斑:

在全部内资企业上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中,国有及国有控股单位投资同比增长了9.2%,而私营企业投资同比增速仅有5.3%,其他有限责任企业投资同比增速也只有5.0%。

2、这5.3%的增速,很大程度上还是由于短期票据融资的拉动。

票据的承兑和贴现也是银行的表内信贷业务,由于企业本身的投资(贷款)需求不足,不但不足甚至还主动去杠杆,可是银行又有硬性的贷款考核要求,对私营企业的投放量必须达到一定标准,所以银行就通过票据直接贴现或转贴现来提升贷款投放量,以此完成考核。

这不能真实地反映企业的主动加杠杆需求。

如果去掉国企的话,企业部门是几乎没有增长的。

如果再去掉短期票据融资的超额拉动的话,民营企业其实是处于主动去杠杆的状态。

3

居民部门就更典型了,上半年居民的债务增速创了历史新低——只有8.1%。

不对比不知道,居民债务在2017-2019年的复合平均增速你猜是多少?

18.3%。

如果再往前推十年更是不得了,从2007到2016年,居民债务复合平均增速更是高达24.2%。

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估计那只能成为记忆中的高光时刻了。

居民贷款中,增速最低的是短期消费贷款,只有2.9%;住房贷款(居民中长期贷款)是6.8%;经营性贷款15.1%。

除经营性贷款外,消费贷款和住房贷款的增速都是近十来年的最低值。

资料来源:中国人民银行、国家统计局;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

从上图看,居民是真的不敢借债了,是真的没信心了。

居民的债务与房地产市场高度相关,稳住房地产才能稳住居民杠杆率;或者反过来说,居民杠杆率的稳定,也是房地产稳定的重要条件。

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很多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出现了严重下滑:今年上半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8463 元,同比增速降至4.7%。

可是债务支出是刚性的啊。挣钱虽然少了,还债还是原样,导致偿债比例上升。

6月末我国居民偿债比率为11.4%(假设债务平均久期18年)。2015年以来,发达国家居民部门偿债比率普遍下行,但我们的偿债比率却大幅上升——

这意味着居民还债后的真实可支配收入还要更低。

4

所以像居民和民营企业这种没靠山的,都不敢负债了。

不但不加,还主动去杠杆,比如就有很多人提前还房贷。

搞笑的是,8月1号交通银行发了一条公告说,提前还贷要交1%的补偿金,通过这种方式不让大家去杠杆了。

不过随后一看激起的反响很大,交行又把这条公告撤掉了。

我打听了一下,有不少银行在通过各种办法阻挠人们提前还贷。

有的关闭了线上申请通道,有的各种拖时间、制造各种障碍,可以说是非常无耻。

这都反映了当下的现实情况:资产负债表衰退。

“资产负债表衰退”这个概念是日本学者辜朝明用来解释90年代日本衰退的。

衰退的时候,资产价格会下跌,所以大家的资产都会缩水,但负债却是刚性的,于是导致资不抵债。

企业和居民为了弥补资产负债表的创伤,又会抑制自己的借贷行为,从追求利润最大化转为追求负债最小化。

一旦进入这样一个资产负债表衰退的循环,想要逆转便变得十分困难。即使收入和利润有所回升,大家也是想着还本付息,拿去还债,而不会去做新的投资。

其底层原因,是对未来缺乏信心。

当前中国的居民部门和民营企业部门也出现了“资产负债表衰退”的某些迹象,值得引起注意。

反正政府是先加为敬了,那么民间什么时候举杯?